游泳

我的魔法时代 146.新伴生魔纹

2020-01-18 15:10: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的魔法时代 146.新伴生魔纹

我对那本神秘的魔法书充满了期待,只不过因为使用一次将会消耗掉一枚高级魔晶石,我一直没有舍得用掉手里所剩不多的高级魔晶石,所以就一直耽搁了下来。

这次我在帝都的军需处那边兑换到了五十枚高级魔晶石,看到封魔箱中排列非常整齐的高级魔晶石,我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要在看看那本神奇的魔法书。

乘坐一辆魔法篷车回到皇家魔法学院的宿舍里,原本想要在这里翻开那本魔法师,却又担心会有冒失的家伙不打招呼地闯进寝室发现这个秘密,虽然这种事只有诺亚才干得出来,但是我依然担心会有别的人也这样做,毕竟皇家魔法学院的宿舍门是那种很老旧的红木门,看上去显得有些厚重,但却并不怎么结实。

趁着暑期的时候,宿舍管理委员会那边又在红木门上重新刷了一遍油漆,但是依旧无法掩饰陈年老木上那些裂纹。

诺亚不在的这段日子,每每的形单影只地走在校园里,总觉得身边少了一些什么。

虽然在校园之外,卡特琳娜每天都寸步不离地陪在身边,但是少了诺亚在耳边聒噪,最近就连雪莉.纽曼也只能偶尔上大课的时候才能见到。

打开传送门,拉着卡特琳娜回到辛柳谷,守在传送祭坛旁边的两位兽人战士同时对我施礼。

传送祭坛上虽然已经仔细的打扫过,但是还能闻到一股子的羊骚味,地底山洞里空气流通不怎么好,这股味道大概还会持续很久。

从瓦丝琪位面归来,我分到了两成左右的海盗王宝藏,赢黎也有一份,这批财宝目前就存放在辛柳谷的地底仓库里,这是一笔数额非常庞大的财富,单是金币就堆满了十间仓库,还有一些稀有的魔法宝石和魔法金属。

野蛮人奴隶在瓦丝琪位面上表现出强大的战斗力,他们在战斗中勇敢的表现证明了他们自身存在的价值,所以回到帝都之后,我决定改善兽人战士与野蛮人奴隶们的伙食。

于是我拜托艾丽娅夫人帮我定期采购鲜肉,空港小镇是帝都郊外唯一一处物资集散地,所有运往帝都的物资都会汇聚在空港小镇里,这里空港的货物吞吐量十分庞大,这里不仅有空港运输货物,从各处陆运过来的物资也会聚集在这里,帝都所需的百分之三十的副食产品都要从空港小镇转运出去。

建造在这里的仓库连成一片几乎围着马扎罗山脚连成了一大片,艾丽娅夫人花费三千金币在空港小镇里面购买了一间占地面积将近二十亩的仓库,以便我们在空港小镇里转运物资。(三千金币相当于三千万枚铜币)

在空港小镇的肉类市场上,交易量最大的是牛肉,其次是黄羊肉和陆行鸟肉。帝都居民喜欢吃煎牛肉排和肉饼,除了黄羊之外,他们对陆行鸟有一种特殊的偏爱,甚至优于鸡肉,大多数时候,艾丽娅夫人更愿意在屠宰场直接购买刚宰杀完的鲜肉。

与帝都人的习惯不同,对于兽人与野蛮人来说,独角野牛或者黄羊身上最精华地方并不是腿肉和肋排,他们更喜欢吃的是动物内脏,只是屠宰场那边会习惯性的将宰杀后的牛羊内脏推进地沟之中,很多贵族领主们也会定期购买这种又脏又臭与粪便搅和在一起的杂碎,体给他们的庄园里奴隶们食用。

我没办法将这些粪池里的东西重新捞上来,拿给辛柳谷里的兽人战士们吃,于是便让艾丽娅夫人想办法购买整只的牛羊。

相比肉质粗糙的独角野牛肉,野蛮人奴隶们更喜欢吃膻味重一些,肉质更细腻鲜嫩的黄羊肉,大概他们觉得黄羊身上的肉骨头,可以肉连着骨头一起吞到肚子里,黄羊的肋骨咬起来很有嚼劲。

十天前,艾丽娅夫人帮我在空港小镇远郊的一处大牧场里,花了五百金币买了七千只黄羊,这些羊被赶到空港小镇的羊圈里,随后细心的艾丽娅夫人还帮我联系好了一处屠宰场,她原以为我会将这些黄羊晒成肉干或者制成腌肉,然后再运走,却没想到隔天晚上再到空港小镇,整个羊圈竟然变得空荡荡的,一只羊都没剩下,吓得艾丽娅夫人还以为仓库遭了盗贼。

兽人们驱赶这七千多只黄羊通过传送门进入辛柳谷地底仓库中,这批黄羊会连夜走出地底岩洞,被放养在兽人村旁边那片草甸子里,三年前养在这片草场上的黄羊一直保持着几百只的数量,刚刚够兽人小村里的兽人们平时节日上打牙祭,这次辛柳谷中的黄羊种群得到了极大的扩充,后续我还准备买些牛和陆行鸟运到辛柳谷这边来饲养。

见我来到了辛柳谷,兽人战士守卫连忙通知卡兰措,看到卡兰措和柏恩德一起赶过来,我无语地用手按住额头。

我原本不想惊动任何人,只想找一间安静的石室来研究那本神秘的魔法书,但是看到柏恩德腆个肚子走过来,气呼呼地指着我的鼻子大声吼道:“吉嘉,你到底知不知道,你买的那群黄羊把地底隧道里的轻轨工程糟蹋到了什么样子?”

我被柏恩德喷得一头雾水,疑惑地说道:“啊?”

柏恩德显得有些暴跳如雷,他站在密室大门口,用力的敲着厚重石门上的铜环,对我大喊大叫:“我至少需要一周的时间用来打扫,这种清洁岩洞里羊粪的工作,能有谁愿意做?还不是我挥着鞭子驱赶那三万地精奴隶在岩洞里打扫。”

他发怒的时候,脸上的络腮胡子都是不停的抖动着。

我对柏恩德说:“那就给它们一点麦饼,当然,这些地精你不要供应充足的食物给它们,只需要在它们干活的时候,选择最勤劳的地精,让它们喝肉汤吃麦饼,其余的地精就在一旁,一边挨饿一边看着,让它们有了争抢麦饼和肉汤的欲.望,那么它们干活就会勤快些。”

这种饥饿竞争的手段,对付这群地精尤为有效,它们会为了争夺仅有的食物而拼命干活。

对于辛柳谷地底岩洞里的这群地精,我们总结出一些经验,那就是千万不能让它们吃饱,而且还要区别对待,让它们意识到卖力劳动的地精才会有饭吃,其余统统去啃岩壁上的苔藓,至于那些偷懒的则是拉走喂猪。

自从柏恩德采用这套政策之后,那些地精们果然老实多了。

柏恩德理直气壮地说道:“我当然会这么做,但你可知道,因为你的那批黄羊,至少要有一周时间,我们地下轻轨工程将陷入停滞状态。”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告诉柏恩德:“我本来还想下周在买一批独角牛……”

柏恩德痛苦的抓着头发,他头顶的头发可不像他的胡子那样浓密,他说:“看在女神的份上,快放弃这个决定,否则我保证你的这群牛不会有一只活着抵达的辛柳谷的草场上。”

我觉得应该尊重柏恩德的意见,也许地底轻轨正式开通之后,这条岩洞隧道里的运力会有所改善吧。

于是我对他说:“好吧,买牛的事我会延缓一下日期,喂,喂,喂!柏恩德,你去哪?”

可是我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矮人柏恩德大步流星的离开传送祭坛这边的密室,于是我在后面追问。

可是却见柏恩德大手一挥,只留给我一个模糊的背影,厚重的声音在隧道了传来:“别管我,烦着呢!”

柏恩德就是这样一个性格暴躁,做事却雷厉风行,特别喜欢喝酒的矮人,他的缺点和优点一样多。

卡兰措安静地站在一边,地底洞穴里这段时间的生活,让她古铜色的皮肤变成了麦色,果然不呆在阳光之下,就算是兽人女战士的皮肤也会变白,她习惯穿着那件半身甲,这件皮甲穿在她身上显得有些小,看上去她随时都有可能将这件皮甲涨破。

我对卡兰措问道:“他最近脾气怎么这么大?”

我指的是矮人柏恩德。

卡兰措淡淡牵动着嘴角,她的笑容很含蓄:“谁知道呢,大概是因为手里那些地精奴隶儿烦恼吧?”

我问:“地精奴隶怎么了?”

卡兰措浑然不在意地说:“估计那些地精奴隶已经死的差不多了,他算准了近期地底隧道工程即将结束,所以最近压榨那些地精有些狠了,每天都会有十几车地精奴隶尸体被运进缫丝车间去,那些巨型蜘蛛最近被喂养得倒是一只只滚瓜溜圆的,最近这段时间,昼夜抽丝也没见身体干瘪。”

我有点不敢相信,问卡特琳娜:“你是说洞穴里那四万地精奴隶如今都死得七七八八了?”

卡兰措点点头,说:“差不多吧!”

我又问她:“你是说柏恩德还会去地底岩洞更深的地方,却抓一批地精奴隶回来?”

卡兰措又点了点头,说:“应该是这样,否则谁会帮他处理隧道里的羊粪?”

我奇怪地问道:“旦马部落的地精不是都死绝了吗?”

卡兰措不以为意地说:“总还有些其他部落的地精活着吧,反正他只要绑着一名地精奴隶让其带路,就不愁找不到地精村落。”

我叹息了一下,对卡兰措和卡特琳娜说:“说起来,自从柏恩德到了辛柳谷这边,还真是地精们的一场灾难。”

说完,我让卡兰措给我准备一间石室用来研究魔法,并告诉她不要让别人打扰我。

卡特琳娜不在继续守在我身边,就随意在辛柳谷地底仓库里面闲逛,最近她一直在筹备建设特鲁姆小镇的方案,看到辛柳谷里的各种物资,脸上露出一丝喜色,看起来她应该是有了一些新想法,她不再理会我,而是就在仓库大厅里,仔细查看着这里的物资。

她曾经在坦顿城的军需处做过一段时间军需官,对于清点物资很在行。

卡兰措将我带到一间空荡荡的石室之中,将石室外面的石门关上,将我一个人关在石室里。

我在漆黑的石室中点燃一盏魔法微光,这颗魔法微光漂浮在洞顶,散发着微弱的光芒,这间石室显得格外的简单,只有一张石桌和一只石凳,除此之外,石室里面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我拿出一盏魔法灯放在桌上,又在石凳上坐下来,逐渐的让自己进入冥想中,将自己的精神状态调整到最好,经过短时间的调整,我睁开眼睛,将那张神秘的魔法画卷拿出来摆在石桌上。

这是一张特别奇怪的魔法卷轴,在它图案上面的中央位置居然安了一个珠宝基座,并且这个珠宝基座只能镶嵌高级魔晶石。

如果说它是一张魔法卷轴,偏偏它中央有宝石基座,说它是魔法符文板,偏偏它这只是一张魔法卷轴,完全不是金属板制造而成。

我凭着记忆拿出一颗高级魔晶石,安在这本魔法书中心位置的宝石基座上,熟悉的画面再次浮现在眼前。

这张魔法卷轴上浮现出一本魔法书的虚影,那本魔法书看上去就像是用淡蓝色的线条勾勒出来,上面一直有星星点点的魔法光芒,我伸手在虚空中做了一个翻页的动作,那本魔法书赫然被我翻开。

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魔法书的第一页,那是一张‘降低需求’伴生魔纹,我早已经将这幅魔纹学会,如今这张伴生魔纹,已经用在了‘魔蛇之牙’‘巨熊之力’‘大地之盾’这几套魔纹构装上,这是一种非常实用的伴生魔法技能。

我试了一下,伸手再次翻动魔法书虚影,可惜,那些蓝色线条一直没什么变化。

我心中一阵哀叹,心想:难道这张卷轴只记录了这么一种伴生魔纹吗?

一边仔细的琢磨着这本神秘的魔法书,一边随手在第一页伴生魔纹‘降低需求’,沿着虚影中的图案不停的画着,这本神秘魔法书上的魔法图案一点点清晰的出现在我的眼前,当我绘制完最后一笔的时候,神秘魔法书发出‘叮’的一声轻响。

整个淡蓝色构架完全在我的眼中崩塌,随之而来的是一副全新的魔纹构装图案。

这幅魔纹构装图案同样是一幅伴生魔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版阅读址:m.

兴平市人民医院
威海市立二院
成都市牛皮癣医院
杭州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牛皮癣治疗太原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