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神雨阁第二十五章险死还生

2018-12-11 18:53: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雨阁 第二十五章:险死还生

“那是什么怪物竟然能在半步道境面前,还能行动自如!”半空中一脚踏莲花的须发白眉的古稀老者,吃惊道。

“怎么可能……”无数议论之声如入喧闹早市般响起,无不感叹小石头惊人能力!

“那难道是!”此地唯有长发中年看出了些许小石头的虚实,此刻面色大骇,只差将眼珠子给瞪出来了。

“小,石,头!我们,回去,快!”韩阳在重压之下,说话都变得困难,此刻边说边用眼神示意道。

“呼。”它回应一声,雪白的爪子点在韩阳的胸口上,无踪灵符霎时间黄光一闪,眨眼的功夫便将二人包裹其中,恰在此时,长发中年猛然警觉却是爆喝一声,身上的气势陡然一变,周身魂力涌动之下,朝着被黄光包裹的二人遥遥一指!

“想走,哪那么容易!”

嗖!

一把周身布满符文的短剑瞬间被其祭出,化作一道赤色匹练,比之前的攻击不知快了多少的刺向黄光包裹中的二人。

“该,死!”韩阳于黄光彻底包裹的瞬间吐出一句,霎时间化作一道流光腾空而起,却还是慢了一步!

噗!

赤色短剑的匹练从流光穿过,如贯穿了虚无一般带出一抹如水波似丝线般拉长的血条!

“呃啊!”一声惨叫于空地上方回荡,眨眼的功夫黄光消失,当染血小剑回到长发中年手中时,其深深的蹙眉,目光看向裹挟着韩阳二人离开的流光方向,脸上有狠戾之色浮现,心中的愤怒却是难以言表。

漫天人影看着眼前的一幕,目中皆是惊骇之意。

一个小小的魂境之修,竟在半步道境面前,就这么逃掉了?

匪夷所思!

所有人呆滞的看着流光消失的天际,脸上露出惊疑不定之意,旋即回过神来看向秦氏的现任宗主,秦天南!

“回城!”良久,长发中年冰冷的吐出一句,即可腾空而去,未管身后在其走后议论滔天漫天人影。

神雨阁七神峰,第一峰山脚一个衣衫褴褛,浑身是血的青年从流光中浮现出来,却是在流光之力消失的瞬间跌落下来,躺倒在地,已然奄奄一息。

“呼?”小石头神色慌张的趴在满身是血的韩阳身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当看到其胸口不断淌血,一尺长能看到心脏缓慢跳动的狰狞伤口时,再也控制不住的眼泪低落下来,拼命的用白嫩的小手捂住,可那血便似泉涌一般丝毫没有因为遮掩而变得缓慢,只从它捂住的手爪边渗透出来,逐渐染红了它雪白的手臂,染红了它的双眼!

“哇啊!”小石头无助的大哭,像个失去亲人的孩子,却没能唤醒韩阳丝毫!

片刻之后,小石头身遭的空间一阵涟漪波动,老者的身形幻化出来,在看在衣衫褴褛,被鲜血染红似血人一般的韩阳时面色大变,那张万年不变的僵尸脸,此刻有愤怒,更多的则是担忧!

“救。”小石头扭头眼泪汪汪的看向老者,满脸的无助叫人看了心酸。

“别怕。”老者安慰一句神色却不比小石头好多少,即可伸手一挥,二人便随着老者刹那消失。

……

三人再出现时,四周的环境一变,一片的绿意盎然,四周鸟语花香,散发出阵阵灵草香味,就像是来到了一片春天的花海,那般静逸,那般舒畅。

老者带着一刻也不肯离开韩阳半步的小石头一同来到一处水潭旁。

水潭清澈如明镜一般见底,可以透过潭水看到潭底一个巨大的复杂玄奥的符文,俨然是一个‘生’的演变体。

老者将韩阳放入潭水中,将其盘膝起来,片刻之后将哭的梨花带雨不肯厉害韩阳的半步的小石头回到池塘边。

在二人离开水潭之后,那布满水潭底部的巨大青色符文青芒亮起,原本平静无波清澈无比的潭水如烧开的沸水般翻滚起来,阵阵雾气袅袅升起,如南方清晨的大雾般将韩阳的身体笼罩,只露出半个面色苍白的脑袋。

小石头抽泣着,眼睛却是丝毫也不眨一下,生怕下一秒韩阳就会从它的眼前消失一般。

一柱香后,腾起的雾气以韩阳为中心旋转,形成一个漩涡将其笼罩其中……

“呼……”小石头在潭边看着这一幕,踮起脚尖担忧的往里张望,却什么也看不清,眼角的泪花再次充盈起来。

“别担心此潭乃木神之子创造,拥有极强大的生机,相信他会没事的。”老者表面上宽心安慰,实则内心的担忧与小石头也相差无几。

在二人心急如焚的等待了半日之后,其身上的漩涡雾气才慢慢减缓逐渐消退,露出水潭内终于有了一丝血色的韩阳。

再看那胸口上原本狰狞的伤口,此刻分裂开的血肉已经愈合了大半,虽然还是触目惊心,但终归有了好转的迹象,叫二人微微松了口气。

“按这样的恢复速度,他最多十天便能康复,你不用太担心了。”老者微微一笑道。

小石头满脸泪痕的点了点头,目光却始终不肯从韩阳身上离开。

二人一直待到晚上……

“好,既已伤势平稳,过些日子再来看他。”看韩阳在潭水生机的滋养下已基本无大碍,老者方面露欣慰的说道。

小石头也一抹泪痕,一直紧皱的眉心此刻方舒展了一些。

眨眼过了三天……

老者来看望韩阳,见其面色红润,气色越来越好,显然比他预期的恢复的还要好,便扭身微微笑着看向旁边一直目不斜视的小石头,见其仍旧闷闷不乐,便诧异,道:“韩阳伤势已无大碍你怎还这般忧郁?”

“等醒。”小石头嘟噜一句,显然心思都在韩阳身上。

“唉。”老者叹息一声,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一连数天过去,期间老者也数次来探望,直到第十天……

“还不醒。”小石头眼眶了又泛起泪花来,眼睛仍旧不眨的盯着韩阳,半询问的对一旁的老者说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