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风魔 第三百六十五章:玉面狐狸(二)

2020-01-14 11:11: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风魔 第三百六十五章:玉面狐狸(二)

虽然男人跟女人之间的那点事情冰云并不是不清楚,但是真人表演她还是第一看到,那翻滚浪花,白色的水雾,还有两具若隐若现交缠在一起的肉体。

宁馨儿心里尽管羞涩,但她难以那一波波冲击给她带来的强烈的刺激,起先还很憋着一口气,不让自己在好姐妹面前发出那种羞人的呻吟,但是很快她就不由自主的张开了紧闭的双唇,发出一阵阵令人浑身燥热,催情的呻吟来。

在冰云的记忆力,宁馨儿始终是端庄无比的大姐风范,却没有想到她今天见到了另外一个宁馨儿,她是如此的放荡,在一个男人的摆布下,承受着仿佛是这个世上最残酷的酷刑,但是这酷刑好像要是她自己愿意去承受的。

跟男人做那事真的就那么美妙吗?

冰云本来就吓得在水中动都不敢动一下,这个旖念一起,那一丝难言的燥热从小腹间升起,酥酥麻麻的,从小腿到大腿再到胳膊,一下子就全软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激战才进入了高潮,只听的一声长长的娇吟,宁馨儿腰身绷直,身体后仰,双腿紧紧夹住萧寒的腰部,湿漉漉的头发自然垂下,还有几缕黏在那红彤彤娇艳无比的脸蛋之上。

宁馨儿已经不堪鞑达了,可萧寒那坚硬如铁的部位还留在她的身体内,欲望才发泄出一半来,另外一半找谁去呢?

“爷,我不行了,你太强了,找璃儿和紫镜她们去吧!”宁馨儿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胸脯大幅度起伏道。

萧寒这时候才注意到水池中还有一个人,先前他也察觉到了,还以为是紫镜或者璃儿,却想不到的是冰云。

尴尬,相当的尴尬,自己和宁馨儿居然在冰云面前上演了一场活春宫。

“我。我,你们……”冰云躲在水中就敢露出一个头,紧张的有些结结巴巴起来。

“冰云妹妹,我们……”宁馨儿羞的不行。刚才自己与萧寒那忘我的欢爱的情景一定被她全部都看见了,这可多么的羞人!

这个温泉池子不高,也就齐腰的深度,冰云一只蹲在水中没有站起来,可是萧寒与宁馨儿占的位置却是那池子的出口。而且冰云和宁馨儿的衣物都还在那屏风上挂着呢!

池子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容纳四五个人肯定没有问题。

冰云一瞅萧寒与宁馨儿那还若隐若现的紧密结合部,就羞的不敢抬头,萧寒呢,也不敢出来,这在里面也算是没有暴露了,万一出来了,那可就彻底暴露了。

“萧大哥,馨儿姐。你们能不能转过身去?”冰云声若蚊虫的要求道。

“哦!”萧寒与宁馨儿齐声道了一声,然后将脸别了过去。

“哎呀……”就在萧寒与宁馨儿别过脸去的时候,突地,身后传来冰云一声惊呼。

萧寒猛的抽身转了过去,一具滚烫的肉体就朝自己怀里扑了过来。

“啊!”冰云真的是欲哭无泪,刚才在水中蹲的时间太久了,没成想,刚要站起来的时候腿一麻,加上脚下没踩住劲,脚底板一滑。整个人就不由自主的向前倾去。

水花四溅,萧寒一伸手就揽住了冰云两辫堪称完美的挺翘圆润的美臀。

坚硬似铁的小寒不由自主的就抵住了冰云的小腹,然后顺势的就向下面滑了下去,冰云在萧寒的帮助下一站稳。这下了不得了,小寒居然深深的陷入冰云的两条大腿根部深处,被夹住了!

当冰云意识到自己大腿根部夹着的那根如同烙铁一般火热的东西是什么的时候,身体居然抑制不住轻轻的一颤,一股温热的液体不由自主的从那里流了出来。

“冰云……”萧寒与冰云紧紧的贴在一起,他是最了解冰云身体反应的人。只是没想到冰云的身体是如此的敏感,而且刚才那一夹,也令他差点把持不住。

冰云现在脑袋里是乱成了一团浆糊,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

“萧大哥,冰云一直喜欢你!”这时候意识海里传来宁馨儿微微喘息的声音,他忘了,宁馨儿如今也是神级高手了,自然能用神识传讯了。

“馨儿,我……”刚才那句话分明是宁馨儿鼓励他一举将冰云拿下,错过了这个机会,下次就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了,而且很有可能这段缘分就此终结!

“我把这里留给你们,记着,好好的待冰云。”宁馨儿从水中跃出,如今她也是神级高手了,恢复体力自然要比之前快多了。

如今老婆都发话了,不介意了他向自己的好姐妹下手,身为男人的萧寒也没有必要矫情了,更何况都坦诚相见了。

“云……”

慢慢的俯下身来,萧寒吻上了那两片鲜艳红润的双唇,是那么的柔软,那么的甜蜜。

冰云脑袋里本来就乱成一团,这下更是如遭雷击,那嘴唇间传来丝丝酥麻如电击的感觉令她的脑袋一下子放大了好几十倍。

我被吻了,吻我的还是萧大哥,馨儿姐姐的男人,我怎么被萧大哥吻呢,我怎么能对不起馨儿姐呢?不行,我不能这么做,不能……

冰云那种挣扎在萧寒看起来就是一种欲拒还迎的迎合,而且双腿的扭动,更是不断的摩擦着小寒,刺激的萧寒更加卖力的攻城掠地!

就在冰云认为自己这么做是一种罪恶的行径,是对不起她馨儿姐的时候,萧寒终于攻破了那两片红唇之间紧闭的城门,然后迅速的长驱直入,俘虏了里面的敌人,开始了历时许久的劝降工作。

萧寒的爱抚和亲吻一点一点的将冰云心中的罪恶感抹了去,慢慢的,冰云忘记了自己在做什么,身体已经不可遏止的起了强烈的反应,一种渴望的情绪在悄然产生。

她需要这个有力的身体给她带来的无上的刺激和快乐,因为那是一个让她埋藏在心里默默喜欢的男人。

萧寒的手在冰云身上抚摸着,一寸地反都不愿意放过,冰云是一个具有东方美感的传统美人,这一点与萧寒前世的审美观相当的吻合,萧寒喜欢黑发黑眼睛的女人。因为他自己就是,所以对冰云,萧寒有着一丝不同寻常的情感。

以前也许是一种欣赏,现在或许更多的应该称之为“爱”吧。当捅破了那成窗户纸之后,情感就会相互转化,所谓的量变产生质变也是同样的一个道理。

哗啦啦的水声传来,一对赤裸的男女就这么相互拥抱在一起,拼命的从对方身体上获得最美的感觉。

一吻结束。两个人心里彷佛就只剩下对方的身影。

萧寒轻轻的将冰云的臻首捧了起来,凝视着她问道:“云,愿意做我的女人吗?”

“萧大哥,我不知道……”冰云一时间心中很乱,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世家子弟的婚姻是不由个人决定的,但是如果是萧寒这样条件的,估计冰家上上下下都不可能拒绝的。

只要不拒绝,萧寒就知道有门儿,下面就需要自己的手段了。生米煮成熟饭,还怕你跑的了吗?

萧寒的挑逗一直没有停止,花丛老手的他知道女人身上各处敏感之点,而且冰云根本难以抗拒萧寒的爱抚和亲吻,尤其是在宁馨儿不在场的情况下,没有了压力,更容易放的开些!

萧寒不禁在心中感激起宁馨儿来,这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好女人,如果她没有离开的话,冰云与他也就一吻终结。今晚不会有任何接下来,但是现在,萧寒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放冰云离开的。

“小云,嫁给我!”萧寒道。

这种场合下求婚。还真有点别开生面,这辈子他也是头一次。

女人是很感性的动物,很容易动情,虽然在这样的场景下求婚显得不够严肃,而且也不符合规矩,但是给了冰云一种十分异样的刺激。循规蹈矩有什么好?为什么我不能来的特别一点的呢?

“萧大哥,你要娶我的话,就要娶我姑姑。”冰云羞红了脸,羞涩的说道。

“娶你姑姑,这是怎么回事?”萧寒囧了,这事儿恐怕有些离奇古怪了。

“我打小跟我姑姑一起长大,小时候都是我姑姑带的我,于是我们两个就有一个约定,如果要嫁人,那就一起嫁,我们这辈子都不分开!”冰云轻咬贝齿说道。

这娶一个,还陪嫁一个,要是陪嫁什么丫鬟之类的那不稀奇,居然捎带一个亲姑姑,这可就稀奇了。

“要是你和你姑姑都各自有了喜欢的人怎么办呢?”萧寒觉得这个约定有点荒唐,哪有人把姑侄俩一齐娶回家的,虽然这算不得是乱伦,可辈分以后咋算呀?

“我们这个约定是在我首先找到喜欢的人,然后嫁人的时候,如果如萧大哥说的那样,那就各自嫁人了。”冰云解释道。

“那我现在娶了你的话,岂不是就要……”萧寒问道。

“嗯,是的。”冰云很肯定的说道,“姑姑也是很漂亮的,而且她就比我大十岁。”

“这个,我们还没结婚,也就算你没有正式嫁给我,你姑姑完全可以找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这样不就难全其美了。”萧寒想了一下说道。

“呜呜……”不等冰云说话,萧寒再一次吻上了冰云的双唇。

刚才那还有一丝丝抵触,这会儿冰云已经完全放开身心的接受男人的爱抚了,情绪上的放松,令冰云的身体更加的敏感,稍稍撩拨了几下,就媚眼如丝,鼻间不住的泛出撩人心魄的娇哼了。

冰云的娇羞依顺更加刺激萧寒一双手肆无忌惮了,迷人的曲线,那柔若无骨、嫩如凝脂的肌肤,都让萧寒心神禁止不住摇荡。

“云儿,你会吹箫吗?”萧寒忽然在冰云耳边请问一声。

“嗯,会。”冰云本是器乐上的大家,箫乃是乐器之一,如何不会呢?

萧寒口中的“吹箫”非彼“吹箫”,那是男女之间一种闺房之乐,冰云一时间没能明白过来,便以为是乐器而已。

“云儿,我说的是那个……”萧寒在冰云耳边细细解释他所说的“吹箫”是何意。

霎那间,冰云一张俏脸变得红云密布,艳丽的颜色恍若涂满了鲜红的胭脂。

这么高雅的词语到了他的嘴里怎么就变的这么低俗呢?

不过这种事儿冰云并非不知道。要知道生长在世家大族,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十分早熟,她偷偷瞧过冰凤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春宫图,当中就有这么一副就是描绘这“吹箫”的。

萧寒也就是故意的逗一逗冰云的。并非真的就要她那个,毕竟她还是处子,还没到完全放开的地步,谁知道,冰云居然掉转身来。小手缓缓的抓上那颤巍巍的昂藏之物,然后闭上眼睛,俯身下来……

如此尤物,萧寒怎能不爱?

温泉池中的激情荡漾开来……(以下省略三千字,再写就要被河蟹了!)

冰云不敢在萧寒房间里留宿,因为怕姑姑知道了,就麻烦了,所以萧寒悄悄的把她送了回去之后,才返回自己房间。

这一来一去的折腾的时间还挺长的,回房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凌晨两三点了。

钻进暖暖的被窝。搂过宁馨儿香喷喷的身子,萧寒心情十分的愉快。

萧寒一回来,宁馨儿就醒了,好不容易有了大哥宁宝儿的消息,回来之后她怎么睡都睡不着,眼前晃悠的都是宁宝儿小时候模糊的身影,好容易迷糊一阵子,这萧寒一回来,又给整的睡意全无了。

人睡觉时候的呼吸与平时的呼吸是不同的,萧寒听的出来。怀里抱着的是一个根本苏醒着的宁馨儿,从眉头看,似乎还有这挺重的心思。

要是换了他自己,骤然听到失踪了三十多年大哥的消息。他也睡不着。

“馨儿,我知道你没睡,跟我说说你大哥失踪之前的事情。”萧寒将宁馨儿板了过来,拿过一个靠背,然后两人从床上坐了起来。

“那时候我还小,有些事情记得不太清楚了。有一天哥哥忽然说他打听到爹娘的消息了,他要带着我去找爹娘,当时家中就剩下我和哥哥还有清叔三个人,清叔不同意哥哥去,两个人就吵了起来,之后哥哥一直闷闷不乐,连看我都没有笑容,然后有一天清叔到处找哥哥,就再也没能找到,清叔抚养我承认,变卖了家产请人叫我学习器乐和舞蹈,十八岁的时候我在宝相国宫廷舞蹈大赛上一举成名,然后就组建了自己的歌舞团,然后就是不断的巡回演出,除了赚钱糊口之外,就是为了找哥哥。”宁馨儿失声痛哭道,“哥哥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我做梦都想找到他,把他带回家!”

“馨儿,你这不是还有我吗,放心,我们一定能够找到咱大哥的。”萧寒安慰道。

“爷,谢谢你,要不是遇上你,馨儿都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宁馨儿把身体紧紧的埋入萧寒怀中。

“大哥走的时候可曾留下什么东西,比如说信件或者信物之类的。”萧寒问道。

“没有,什么都没有,大哥只是说要去找爹娘,可爹娘其实早已经死了,他走的时候还不知道。”宁馨儿道。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萧寒问道。

“是清叔后来告诉我的,爹娘被天机楼的杀死围攻为了保护我们,他们把自己留下,把生的机会给了我们。”宁馨儿说道。

“清叔有没有对大哥说过这些?”萧寒问道。

“好像是说过,但是大哥他不信,他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没有看到爹娘的尸体,他是不会相信爹娘已经死了的。”宁馨儿说道。

“当初天机楼杀手围攻你爹娘的地方你们去过吗?”萧寒继续问道。

“去过,我和清叔一块去的,大哥失踪之后,我们就悄悄的去过了,但是没有一点线索。”宁馨儿说道。

“你大哥会不会找了个什么隐秘的地方修炼武技,然后出来找天机楼报仇?”萧寒猜测道。

“不知道,清叔他们成立三江阁也是为了对付天机楼,同时也想是不是能把大哥引出来,但是没有用,天机楼高手如云,三江阁人手太少,没有钱发展不起来,一直到现在。”宁馨儿说道。

“三江阁的事情你是后来知道的吧?”萧寒问道。

“嗯。”宁馨儿点了点头道,“是的,不过我之前有察觉清叔搞了一个消息络,目的也是为了寻找大哥的,但是不知道这个组织叫三江阁,也不知道我居然还是战神的后裔。”

“就因为你和你哥哥都是战神后裔,所以你们的父母才会被追杀,还有那个寒儒,他也是发现了你血脉中的力量,才千方百计的想要将你据为己有,馨儿,你现在可是奇货可居呀!”萧寒说道。

“我现在是奇货可居,你舍得把我卖掉吗?”宁馨儿抬头问道。

“傻话,我就是把自己卖了,也舍不得把你给卖了,你是什么人,什么身份都不重要,我只知道爱的是一个叫宁馨儿的女人足够了!”萧寒动情的说道。

“你说的话真动听,刚才有没有跟冰云这么说过?”宁馨儿芳心甜蜜无比,可口是心非是女人的天性,而且思维无限跳跃也是女性的本能,这有点让男人跟不上。

“你说呢?”萧寒反应也不差,那训练有素的了,立马换了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反问道。

“哼,油嘴滑舌!”宁馨儿故意的哼了哼,扭过头去不理他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qidian,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安溪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长春治银屑病权威医院
海南专门治牛皮癣医院
滨州出名的牛皮癣医院
银川治癫痫病的医院排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