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女主叫姚欢歆男主叫谭云辉的小说头号契婚终白首by阅

2020-01-14 15:52: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编为您推荐《头号契婚终白首》小说阅读,小说主角是谭云辉姚欢歆,小说精彩节选:他蹙着眉,很生气的样子,但我又在对视的一分钟之内清楚的看到他怒意悄悄散去的微妙变化。吊带上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小林撕扯开,本就裸露很多的衣服现在露的更多了,胸前白花花一片眼看就要走光。

头号契婚终白首小说试读:

“卖给你的?”我大骇,怎么会?我都在离婚协议书上签过字了他们怎么还会这么害我?我摇头:“不可能!我爸妈不会这么做的!”

张岚伸了伸手掌,朝我比了个五:“五万,**妈把你卖给我两年,五万块钱,我已经付了!”

“五万块钱,两年?”开什么玩笑呢?怎么会这样?我爸妈是傻的吗?怎么会做这样的傻事?这是什么年代了,怎么还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张岚的脸。

张岚笑:“信不信由你,合同在**手里,今天就是你上班的第一天,你要是敢现在离开这里,那就是违约要陪我十倍的钱,也就是五十万,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张岚说完,摆了摆手让那两个男人放开我,然后便领着其余两个女人离开了包间。

在她们走后我立刻跟了上去,却在门口又被守在包间门口的那两个男人给挡了回来。

我被困在包间里了,连个窗户都没有的包间里。

我把包间所有的灯都打开,这样我会舒服一点,昏黄暧昧的灯和云雾缭绕的烟,我真的受不了。

抱着膝盖我依靠在门口蹲在地上,一千一万个想不到我爸妈会亲手把我送到夜总会来上班,不,不是送,是卖,五万块钱把我卖了两年!

如果不乖乖在这里上班履行那两年的义务就是违约要赔偿五十万,五万块钱现在对我来说都是天文数字,更别提五十万了。

我绝望的待了很久之后,突然想到身上带着手机,便赶忙掏出手机准备报警,刚刚按下号码我便后悔了又迅速挂掉。

能在这里开夜总会的人肯定是有后台的,不然窝藏这么多的地方不可能一直平安无事还持续着这么好的生意。

有约在先,我爸妈又拿了人家的钱,我即便要报警,最后也只得退钱私了完事,不伤筋不动骨反而给自己惹来一身骚,再次坏了名声更加找不到工作了吧。

我看着手机电话簿里的那两个名字犹豫着要给谁打。

一个是傅明觉,一个是杜聿明。

我欠傅明觉已经很多很多,还要再麻烦他一次吗?就算要再麻烦他一次,他住的酒店那么远,一时半会儿能赶过来救命吗?

我不确定!

打给杜聿明?

我犹豫的时候发现拇指已经不小心按了下去,杜聿明的电话很快接通,迟疑的间隙他已经接听。

“喂?是你吗?”

我一愣,随后答应一声:“喂,是我,欢歆。”

对面听筒里静了半分钟之后,他的声音再次传过来:“欢歆,你这个时间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我现在在家里。”

“我……我有事想……”

“杜聿明,你闺女的奶粉还没冲好吗?等着喝呢!”电话那端突然远远的传过来一声女人的喊声。

原来杜聿明现在在忙着给宝宝冲奶粉,我一时情急都忘了他老婆刚刚生完小孩的事。

我不好意思再麻烦他,便说:“没什么事,我是说我把简历做好了,回头发给你,想问你要个邮箱号!”

杜聿明松一口气,说:“原来这件事啊,我等下忙完把我的邮箱号给你发过去,那先这样,我去忙了,欢歆再见!”

“再见。”我失望的挂上电话,看着剩下的那个傅明觉的名字发呆。

我没有勇气按下这个电话,杜聿明这种多年的老朋友说会一直保护我的班长尚且不能事事依靠,我真心不敢把赌注压在傅明觉这个只认识一两天的陌生男人身上。

嗡嗡嗡~

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屏幕一闪一闪的两个不停,有人打电话过来了。

我看着屏幕上的那个名字顿时一阵委屈与辛酸袭上心头,忍了很久的眼泪扑簌扑簌滚了出来。

震动了一会儿,我深吸一口气接了起来。

“喂。”

“嗯?哭了?”

只一个‘喂’字他便听出来我哭了,我顿时心里暖暖的。

“嗯,你打电话来是?”

“刚刚忙完看到你的短信,想跟你说说话!”

我和他初相识根本就没有好好聊过天,他突然这么说,我心里又是一暖,但现下我已经无计可施,张岚已经走了有一会儿怕是过不了多久就会再回来逼我,我来不及犹豫了,便直接同他说:

“我现在在秦宫夜总会!”

“夜总会?”他显然也有点意外我会在夜总会这种地方。

我苦笑一下,如实说:“我被我爸妈卖到这里两年,你能不能……”想想办法救我出去!

我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听筒里面传出来他磁性又让我心安的声音:“你等着,我现在就过来,保护好你自己!”

随后,他便挂断了通话,我听着手机听筒里嘟嘟的挂断声,第一次感觉忙音竟然也这么悦耳好听。

果不其然,如我所料,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张岚去而复返,这次带着的是一个年轻的姑娘一起过来的。

张岚直接吩咐那姑娘说:“你去带她梳洗打扮,挑几身好点的衣服试试,然后带到张总那个包间去见识见识,你今晚都要一直带着她,别出去了,人跑了我可跟你算账!”

那姑娘悻悻的一脸真倒霉的走过来拎我起来。

“真是倒霉,这种带新人的工作怎么偏偏派给我了!”

我躲开她的手自己站起来,许是因为傅明觉方才打来的那通电话给了我巨大的安慰,我唯有暂时的配合才能保护好自己不被他们伤着。

跟着那姑娘去化妆室的路上,我能走多慢便走多慢,化妆和选衣服的时候也是各种磨磨唧唧的拖延时间。

那姑娘说我:“我知道你是什么心思,就是你可劲儿拖着也拖不过明天去,你才来不会让你出台的,就是去喝喝酒唱唱歌有什么可怕的?”

最终我还是被那姑娘拉着去了那个什么张总的包间,姑娘跟他们介绍我是新来的时候,我明显看到那群人眼睛里冒出来的火。

那位将军肚的张总拎了一整瓶啤酒来灌我喝,我死咬着牙就是不啃喝,眼见着张总就要发火想打我,这时张岚进来了,打了一番圆场之后,她将我带出包间,跟我说:“你这刚来就很有脸,有位先生指名了要点你,你快去吧!”

后续精彩内容,请关注下方微信公众号,回复小说名即可进行在线阅读!

成都医学院附属医院靠谱吗
北京北城中医医院王忠
四川治疗癫痫病医院如何走
清远白斑病十佳医院
衡水专门治妇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