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苦夜 百七十二 殿前之争

2020-01-16 16:40: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苦夜 百七十二 殿前之争

有齐沣开口相助,宋义跟陈素终于逃过了一劫,柱国将的态度缓和下来,莫吉城驱逐肖琼的事也算是告一段落,可是此时齐沣的双眸中却有一抹精光闪过,提出了一个新的问题。如今肖琼已经遁走一月有余,非但他自己不来柱国府奏明,竟然也无人替他带来消息,所以肖琼自然已经不配再为莫吉城主,这样的话,莫吉城就变成了无人主事之地,柱国府岂能任由莫吉城这样无秩序下去?

“齐沣,在这件事上你有何见解?”柱国将早已在为此事忧心,既然齐沣率先将其提了出来,自然要先问问他的意见。被柱国将这一问,齐沣谦卑的俯身拜下,“柱国大人,小人倒是想推荐几个人选,至于是否合适,还请大人参详。”

齐沣这么一説,罗枋在旁顿时冷哼了一声,讥讽道:“齐沣,你是什么身份?选拔城主这样的大事也能轮得到你来开口?”

齐沣目视罗枋一声哂笑,“罗大人,难道刚刚柱国大人的话你没有听见?齐沣虽然身份卑微,可是为柱国大人分忧解难也是在所不辞。”一边説着他对着柱国将一拱手,义正言辞之相颇有忠臣傲骨之风,“所以就算是被罗大人质疑,齐沣也不敢有半diǎn退缩。”

“装模作样,你齐沣是什么样的人难道老夫还不知道?”罗枋气的吹胡子瞪眼,恨不能把齐沣的丑事一一揭露出来,可是他左思右想还真没有抓住对方什么把柄。

“好了!”柱国将一声厉喝,“你们二人什么时候能不在本将面前争吵?”

齐沣与罗枋双双俯首认错,“小人知罪。”

宋义跟陈素此时已经站起身退在一旁,没有柱国将的命令,他们也不敢请退,而且齐沣提出了莫吉城主人选的问题,宋义自然想知道日后宋家要跟什么样的人打交道,也好先自筹谋。

柱国将止住了齐沣与罗枋之争,又问齐沣道:“齐沣,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言道来。”

“是!”齐沣朗声回道,又挑衅似的看了罗枋一眼,后者虽然愤懑,却不敢在柱国将面前发作,这时齐沣才得意的回道:“柱国大人,咱们北柱国府人才济济,若是像莫吉城这样立城不满百年的边地,可为城主者甚多,可是考虑到这里地近妖域,能为城主者便必须同时具备几个条件,第一,必须对柱国大人忠心耿耿,不怀二志;第二,本事修为必须要出类拔萃,才能镇抚北边;第三,统御才能要高人一筹,以免重蹈肖琼的覆辙;第四,人脉交际要广,这样才能在关键时刻得到支持;第五,要有深谋远虑,懂得未雨绸缪,为柱国大人安抚北边……”

“哼,齐大人你説的这些道理都是空话,这样的人到底在哪里?”罗枋又忍不住向齐沣发难,“咱们柱国府虽然人才众多,可是修为高深之辈都集中在神剑卫,像我们这般在殿前为大人出谋划策的没有一个是以修为取胜之人,难道你想让柱国大人同时派几个人过去做城主么?”

齐沣一声冷笑,“罗大人,这就是你不肯用心之处了,平日里我们除了要动动脑子为柱国大人谋划之外,还应该有一双明亮的眼睛,这样才能发现贤能举荐给柱国大人,你説是不是?”

“哼!光説我也会,最好能派一个十全十美之人去镇抚北边,让妖域永不生事才好,这样我们就能一心对付西域,可是这种好事不是光説説就能办到的。”

“那是当然!”

柱国将见齐沣与罗枋又爆出了火药味,皱着眉头一声怒哼,吓得二人赶忙住了口,数息之后,柱国将沉声问齐沣道:“齐沣,你説的这些条件,可有符合之人?神剑卫目前均有要务,恐怕无人能出任城主之职。”

齐沣一低头,拱手道:“是,柱国大人,小人心中确实有这人选。”

“説来我听!”

齐沣抬起头,“柱国大人,不知您可还记得两年多以前曾差人在北方修建行园之事?”

柱国将微微一皱眉,“你是説在七荒镇与九黎镇修建行园的事?”

“不错。”齐沣恭敬的説道:“小人记得大人当初曾经许诺,行园完工之日就在当地分立一城,不知大人是否还有印象。”

“嗯。”柱国将听罢,皱着眉头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陈素在殿前听闻修建九黎镇行园的事,不由得想起了行园地牢中的那些乡亲,庶民何罪?竟然要受此疾苦!想到这他愤愤的向前迈了一步,可是还不待他开口又被宋义一把拉住,紧张的对他摇摇头,“素儿不可!”陈素一愣,只见宋义的双眸中近乎有哀求之意,只好把到了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却听脑海中天冲的声音説道:“傻小子,你又冲动了不是?”

陈素心底冰冷,“天冲前辈,囚牢中那些人的惨象你也见到了,难道我不该救救他们么?”

天冲苦笑一声,“傻孩子,就算你在这殿上説出了实情,你觉得就能救得了他们么?何况你们的危机此时尚未解除,你説出行园之内的事情,试问你又是从何得知?这样一来不但要暴漏了你的身份,説不定还要连累宋家,你要记住,那些逃出去的乡亲如今可都被安置在宋庄之内,再説了,这件事本就是柱国将的命令,难道你要在这殿上责怪他的昏庸无度?”

“我?”被天冲这么一説,陈素反倒是难住了,难道这件事就要永远憋在心里么?天冲见陈素无话,也就默不作声,有些事还是得让他自己想清楚。

柱国将听齐沣提起了行园,自然联想到沈家,而齐沣把话説到这里,其用意也就已经明了,“齐沣,难道你説的可用之人就出自沈家么?”

“柱国大人英明。”齐沣谄媚似的笑笑,“齐沣所举之人确实出自沈家。”

齐沣这句话更加刺痛了陈素的心,沈家跟他有不共戴天之仇,这齐沣竟然还举荐沈家的人去做莫吉城之主,可是想到天冲所劝,也只好忍住了听柱国将如何处置。

“沈家。”柱国将沉吟了片刻,并未表态,齐沣又进言道:“沈家受柱国大人洪恩,苦思报效,一片忠心天日可表。而沈家的几大家主无一不是修为强横,实力超人之辈,论修为,论才能,都不是一般人可比,而且他们交游广阔,又懂得居安思危,只看这些年沈家三大家族的发展,其本事就可想而知。”

“嗯。”柱国将diǎn了diǎn头,齐沣説的这些确实不假。

“柱国大人!”罗枋见柱国将似乎有动摇之意,赶忙开口説道:“大人,小人也有一人选举荐。”

“哦?”柱国将一愣,“罗枋,你要举荐何人?”

罗枋一拱手,轻蔑了瞥了齐沣一眼,“大人,若説忠心,乃是以上御下之道,以柱国大人之威,谁敢不忠?论修为,沈家也不过就是平平,并无出彩之处,不过论心机,我倒是觉得无人能在齐大人之上……”

“难道罗大人是要举荐在下不成?”齐沣不怀好意的出言取笑,“齐沣自知无才无能,不过罗大人的心意,我还是在这里谢过了。”

“呸!”罗枋怒啐了齐沣一口,“你也不找个镜子自己照照,就凭你也配?我要举荐的乃是一位真正的德才兼备之人,此人时年不过二十五,大有可造之处,而其出身也绝非沈家可比。”

齐沣冷哼了一声,“罗大人要举荐何人?小人洗耳恭听。”

“是啊,罗枋,你要举荐的是什么人?”

“回禀大人,小人所説的便是路笙,路大人。”

“路笙?”柱国将又是一皱眉,“路笙恐怕……”

“柱国大人。”罗枋赶忙道:“路笙出自清源宗,乃是当代弟子中的翘楚,而且此人年纪不大,修为却是不俗……”罗枋尚未説完,就听齐沣一声冷笑,同时齐沣的目光竟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陈素,罗枋大怒,“齐沣,你笑什么?”

齐沣不屑的摇摇头,“罗大人请继续,齐沣无故发笑而已。”

“哼!”罗枋瞪了齐沣一眼,“而且路笙是清源宗五老道尊的爱徒,清源宗的底蕴绝对不容小觑,日后不论是抵御妖域还是征讨西疆,恐怕我们都还要借助他们的力量。”

“柱国大人,路笙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不过有件事小人却想问问罗大人,路笙本人或是五老道尊有想过要去主事莫吉城么?”齐沣娓娓道来,丝毫不为罗枋冷峻的眼神所动,“莫吉城主之位所代表的并非只有权力,同时还伴随着危险,如果是五老道尊之一想出任这城主之位,齐沣绝不反对,可是路笙,恐怕还稚嫩了许多,一旦他在莫吉城出事,柱国府该如何向五老道尊解释,请问罗大人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这……”罗枋一时语塞,“哼,会出什么问题?齐沣你这不过是危言耸听罢了!”

“哈哈哈。”齐沣一阵大笑,“罗大人,我看是你人老昏聩了吧,莫吉城地近妖域,危机四伏,非能人不能镇服,肖琼可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

陆川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包钢集团第三职工医院怎么样
广东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治疗牛皮癣医院昆明哪好
陕西治疗男科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