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怒剑龙吟 第一千两百六十七章 泣血忠魂

2020-01-16 21:17: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怒剑龙吟 第一千两百六十七章 泣血忠魂

嗤!嗤!

利剑贯穿魔族战士的躯体,但是出剑的那名血族强者也是未能及时躲开对方的反击,纤瘦的身形被一杆尖枪d穿,颤抖几下,长袍卷动化为点点烟尘,鬼魅的躯体破碎消散。

瞥了一眼那名陨落的同伴,血族亲王左欧摇头一叹,反手一剑挡下侧面劈来的一刀,而后运劲顺势一斩,将那名敌人截成两段。

目光四顾一看,暴雨停息之后,伏击的血族早无最初优势,冲杀在魔族大军中虽有人类强者一同并肩作战,却终究是占了数量上的劣势,战绩不菲也难以挽回不断折损的局面。

“陛下,你当初下达的命令,真的值得吗?”

半截左袖在风中轻轻舞动,此刻的他其实只剩一条手臂,这样残酷的战斗想要毫无误伤简直是一种奢望。

“怎么了,已经累得打不动了吗?”

一声哼笑响起,划动的森白色剑光斩裂两名魔族士卒,另一道亲王身影出现在了左欧身前,同样略显凌乱的身上早无潇洒高贵可言。

左欧一叹:“维托,你就别来嘲笑我了,自己又好得到哪里去?这一战,显然敌我双方实力悬殊,再打下去不过徒劳。”

“徒劳?”

维托神色一沉,回首望向城楼与大地上不断兵刃碰撞不止的激战,摇头道:“你难道没发现吗?对于人类而言,守护家园是至高无上的荣誉,当初抵抗亚蒂摩尔时是这样,如今抗衡地心魔族也是一样。他们所做的一切,绝非徒劳。”

“那么,人类的事情与我们又有何干?”

左欧重重将剑往地上一拄,很是不悦。

“不要忘了,现在我们的乐土与生存之地是谁给的?若是人类亡了,你难不成认为地心魔族会一样给我们血族一个喘息的地方不成?我相信公主殿下以及陛下的判断,他们离开南大陆前嘱咐我等全力配合人类的迎击魔族行动,那就断然要死战到底。”

说到这里,维托又是淡淡一笑:“别忘了,高贵的血族从来不会临阵脱逃,更是永远会遵守自己许诺的誓言,难不成,你要反悔?”

“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

话未说完,左欧躯体微颤,俯首一望,只见半截刀尖从自己胸膛中穿出,那诡异的波动赫然只有地心魔族被诅咒的兵器才可能拥有。

“左欧!”

维托撕心裂肺一吼,踏步一掠,紫黑色荆棘状流光转动,身形于原地消失,重现之刻已至左欧身后侧面,划动的一剑狠狠削向偷袭之人的咽喉。

叮!

谁曾想到,那名魔族战士动作反应很快,另一只手反持的斩刀横起一挡,架住劈落长剑之刻还有一股劲力反震一颤,竟然反倒是将血族亲王维托震退。

长袍掠起一分,状若双翼,维托也是借此卸去劲力冲击落地,脸色一变,失声道:“魔将?”

普通的魔族士卒血族对上略有优势,但是面对魔将,即使是雷纳尔或者艾莉珞都是略逊一筹,更不用提亲王级别。

那名魔将也不回答,从左欧的尸身中将利刃抽出,顺势一斩,啸动的利芒破开虚空奔涌,凝聚之力劈在维托架起格挡的长剑之上,再将其震退数步,后退的余波颤栗一爆,竟然还将后方几名人类强者与魔族士卒都掀翻到空中。

“好强,可恶,只能到这里了不成?”维托躯体一倾,倒c长剑拄在地上勉强身形不倒,指间缓缓流下的鲜血沾染在剑柄上。

双臂一展,对面魔将纵身一跃,齐斩的双刀凶狠而下,对于他来说,只要是敌人,当场斩杀便是,别无他想。在这战场的所有魔族战士都是这般想法,不问战争究竟因何而起,只要是上面下达的命令,照做便是。

铛!

嗡鸣声再啸而起,横出的一柱大枪突然挡在维托身前,然而却还是逊色几分,来者踏在大地上的双脚往后一退,拖拽出两道深深的划痕。

“哼,力道可还真不小。地心魔族果然厉害,只不过,我可不是只有一个人!”

秦毅成沉声一吼,双臂发力大枪抡动,丝毫不顾掌中传来的撕裂般剧痛,全力挑开一震,硬生生将那魔将掀飞至半空。

嗖!嗖!嗖!

同一刹那,三道破空呼啸的寒芒从后方s出,尖锐的箭矢分s其咽喉双肩,时机上的配合几乎完美融洽。

叮――

双刀扬起一开,箭矢折断,在空中急促稳住身形的魔将正欲再次发起攻势,突然间身形又是一滞,转身回首仅在一半幅度,在他身后现身的那道身影已是一掌印出。

嘭!

劲力震击,身形不稳的魔将再退,又有两杆长枪齐举夹攻,一左一右将他双刀锁住。

“该死的人类!”

魔将咧嘴一吼,双臂l露的表面上瞬间经脉突兀,新的劲力已在迅速凝聚。

然而,他没有机会了。

嗤!

寒光一闪,一道飘逸落下的倩影十指划动,一颗硕大的头颅也是随着她身影的飘舞而一同坠落,无头的魔将躯体随即往后一倒,夹击的双枪自然也是抽出。

拨指探去纤纤细指上沾染的武学,鎏黎微微皱眉摇头,却也没有在此过多停留,来犯魔族无论是数量还是整体实力都在己方之上,他们只能借助这样的配合不断优先斩杀魔将,才确保整体局势暂时不崩。

“第七个了,可是剩下的,明显更多啊。”

远处,幽影擦拭了一下额角的汗水,指尖上同时传来了一丝淡淡的刺痛,连续拨动弓弦的手指已是被绷出了伤痕。

嗤!

突然间,一捧鲜血从他身侧飞溅而起,裂成两截倒下的一道纤瘦躯体还保持着原先试图偷袭的姿势,在其身后,李廷申抖了抖手中的乱云破阵枪,提醒道:“小心一点,这里到处都是敌人,没有安全的位置,别再分神了。”

说罢,他转身一跃再入战场中继续厮杀,晃动的枪影啸动银虹寒芒,始终与另一道舞剑的身姿保持着不远的距离。

李廷申与姜纤尘都是今日凌晨才赶到,幸好人少,悄悄越过了魔族大军的封锁,抵达锁王关,虽然多少还想多歇息一会儿,但是目前的形势根本不容他们的战力做那样的休闲之事。

“为她而舞的长枪吗?真是叫人羡慕。”幽影淡淡一笑,在那笑容中还带着几丝莫名的落寞,目光一瞥,在远处,鎏黎身侧也是有着那样的一人,舞动的长枪并无李廷申那般所向披靡,却也是寸步不让地守护着身侧倩影。

“我们三人来到这里,失去了自己名字已经过去了多久……完全记不清了,虽然谁也不再提了,可是当年的那份情谊依旧在,却是苦了我,成全了他们两个。”

他再一摇首,箭上弦张弓一开,瞄准的方向突然间又是一变,转向侧面,在那里,一道被长枪钉在大地之上的身影微微颤抖,弃了兵刃双臂一抱,硬是将击穿他的那名魔族战士抱住紧箍在怀中,朝着身侧的一名同伴便是一吼。

然而,那名同伴却是犹豫了,持刀的手在颤抖。也就是这这一瞬间的犹豫,他唯一的机会就此流逝,一抹从后方划动的刀光将他拦腰斩断。

“走好。”

咬着牙一哼,幽影利箭出s,抢在那抹刀光顺势将最后一搏的湮世阁强者斩杀之前,尖锐的寒芒钉入到那人后背中,也是一同将前方被他抱住的魔族战士一同贯穿。

那样的伤势绝无救治的可能,这种角度之下,他出s之箭也只能做到这一步。战场上不能犹豫,这是许多年前自己还用着最初的名字时就知晓的道理,为了自己以及更多同伴生存下去的可能,有些时候的残忍是必须的,对于重伤做最后一搏的战士而言,这是对他们的称赞,也是解脱。

又一支箭矢上弦,目光重新回到了原先的方向上,然而这一次,幽影大为色变,全然不顾远程狙杀的任务身影一纵,从交战的众多人影上空掠过,翻身张弓一开,啸动的箭矢应声将一道身影钉在大地之上。

与此同时,处于劣势的鬼徒长枪挑起一划,将那道身影头颅斩下,而后又跨一步踏出,横臂一扫将鎏黎拨开,钻动的枪尖顺势一顶,击穿了又一名魔族强者的胸膛。

嗤!嗤!

两捧鲜血一同喷洒沾染在大地上,对阵的身影一倒一跪,一死一伤。

大口喘息着,鬼徒单手抓在刺穿自己左腰的利刃上,无奈苦笑一声,目光落处,自己的右腿上早已被斩裂出一道露出森森白骨的伤痕,若非如此,刚才的交锋自己又如何可能被对面的攻势击中。

不过也若非幽影突然的援手,可能他连之前的那名敌人都无法解决。

“很是不甘啊,竟然就到此为止了。”

叹息的同时,探出的一只手臂却是将他搀起,幽影冷冷喝道:“你小子在哀叹什么,若是死在了这种地方,我可原谅不了你!”

“你还在这里做什么,帮她去啊!别在我这种人身上浪费时间!”鬼徒一吼,沾血的手指指向不远处苦战中的一道纤瘦身影。

“什么叫你这种人?我们是兄弟,不对吗?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你还在这里……”

话未说完,鬼徒一拳捶在幽影胸膛上将他推出,喝道:“对,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你小子还在犹豫什么?喜欢了她那么久,这一次机会终于到了,你该高兴才对啊!我很清楚,自己根本不配她的青睐,有那个资格的人是你才对。若是平时,我可不会让的,但是今日,似乎终于可以爷们一次了。”

“你在胡说些什么!”

幽影上前一喝,同时又转身拨弦一箭出s,将不远处一道敌影击倒。

“赵健扬,给我听好了,一切结束后光明正大地把彩叶娶过门,这便是对我最好的祭祀了。当年我韩坦亏欠你们的,今日,一笔勾销了!”

鬼徒一吼,单手劈下长枪震击大地,反震的劲力将他伤残之躯平地推出,于空中一转落入到不远处战团中,挥枪一扫将一道敌影震开的同时,又有一道劈落的寒芒将他的右臂齐根斩断。

若是他不出手,这一刀击中的只会是鎏黎。

喷出一口鲜血,鬼徒回首最后看了一眼曾经令自己神魂颠倒的那道身影,凄然一笑。

“彩叶,有缘的话,来世再见了。”

话音落时,他沾满鲜血的左手中一枚铜球被运劲捏碎,瞬间汹涌爆发出一阵轰鸣光焰。

轰隆隆!

卷动的劲风气浪一震,鎏黎与秦毅成两人同时往后一撤,目光至处,大地之上只剩一处还腾着缕缕黑烟的大坑,遍地都是残缺的肢体与兵刃,无一生还。

那是湮世阁只有少数强者装配了的玉石俱焚之物,碎玉成仁,用于绝境之时为同伴创造机会的最后之力,代价只有一个,自身的生命。

劣势之战,身后捍卫的又是绝对不容侵犯的领土,能够临死的时候为生者再做贡献,没有人会犹豫。

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角,鎏黎的手在颤抖,眼中隐有泪光泛起,呜咽道:“傻子,我早就原谅你了,为何还要这么做?”

嗖!

又是一箭飞掠,幽影顺势落在了她身侧,叹道:“当年我们故土的沦陷有他背叛的原因,这一次捍卫的虽然并非你我曾经的家园,却也是人类共有的乐土。同样的悲剧,他不愿再看到第二次。别愣着了,若是这一战败了,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再去见他?”

“嗯。”

握了握自己衣角挂坠上同样的铜球,鎏黎点了点头。

“尽情地杀戮吧,就当做是最后的狂欢。我倒想试试,倒下之前还能够干掉多少个魔族。”

轰隆隆!

远处,又是一声轰鸣爆起,卷动的炙热赤焰吞噬了天机星伤痕累累的躯体,最后的残忍微笑之下,三名魔将同时陨落。

最后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余光一瞥,夜魂王殿看得很清楚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摇头一哼:“比起吾族,你们人类倒更像是一群不折不扣的疯子,还有那些莫名其妙的血族,竟然会负隅顽抗到这种地方?”

在他身前,洛熏与沈月寒都已是身上多出了几道血痕,衣裳裂开下,雪白的肌肤上猩红一片,却是依旧并肩而立,寸步不让。

“那是因为,你根本不懂,你们这些冷血的地心魔族又哪里明白,人类的意志,为了捍卫家园不顾一切的满腔热血。”

沈月寒一喝,再度出击,闪烁的璀璨寒光在呼啸。

曾经,她也不明白为何有些人可以做到这样的地步,是什么原因让他们无畏死亡。直到后来,经历了许多之后,她才清楚,之前的不明白其实是自身的冷漠与孤独,但心中有了一个目标与决心之后,有些事情,纵使豁出生命为代价也在所不惜。

合肥长淮医院具体地址
武汉民生医院口碑
包头哪家治疗癫痫病医院好
怀化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汕头哪家医院做包皮过长手术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