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九死医生 第两百二十七章 奔驰AMG SUV

2020-01-16 21:07:2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九死医生 第两百二十七章 奔驰AMG SUV

这是一辆宾利轿车,里面的空间很大,也许不是很适合夏菱纱这种甜美系的少女,但是对于她的另外一个身份“少女总裁”而言,却是相当有范儿的。另外,关键是空间大啊,虽然夏菱纱身高不错,但是比较纤细,若是蜷缩了睡在这后排,亦是相当舒爽的。

夏菱纱今天编了很繁复但是极为漂亮的发式,相当有技术难度的那种,估计是出自专业发型师之手,配上她天鹅般优雅颀长的脖颈,雪腻吹弹即破的肌肤,魅力指数简直达到了人类极限,爆表都不足以形容。

小鹅儿功夫高强,平时开车的技术也是一流,但是今儿个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是将车子开得歪歪扭扭,一会儿急冲,一会儿急刹,弄得夏菱纱坐不稳,“一不小心”就朝着许卓撞了过来,许卓难免会或扶或搂一下,免得她受伤。

这夏天穿得少,挨挨碰碰,肌肤接触,难免令两人都有些心跳加快,夏菱纱见到许卓神情古怪,不由十分羞窘,心道难道他以为是我让小鹅儿故意这样的吗?这可真是天大的冤枉啊!人家虽然喜欢你,但才没有那般“急`色”呢,哼哼,一定是小鹅儿这个小妮子自作主张,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小鹅儿,你喝醉酒了啊!这开的什么车!”夏菱纱粉面生晕,忍不住轻叱道。

“知道了,知道了,我马上开好一点啊!”小鹅儿回头堆笑,还十分鬼灵精地眨了眨眼睛,自然知道夏菱纱是害羞佯怒。

许卓深吸一口气,却是平复了心境,陷入了沉思。因为,他刚才又帮夏菱纱检查了一下身体。他的神瞳术现在不是已经进阶为“万化天眼”,威力远较先前强盛了吗?便想再探一遍潜伏在夏菱纱体内的那条神秘黑线,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依然没有用。他的“万化天眼”现在虽然能千变万化,能衍化出种种神能,但是,似乎仍旧没有一种手段,能顺利帮夏菱纱从体内剥离那根黑线。

“这丫头,也不知道遭到了什么遭遇,竟然被这黑线侵入体内,好在暂时不会影响到其健康,但时间长了,这条黑线‘苏醒’,或者‘强大’起来,难保不会危及夏菱纱的生命!而且这黑线也不知道是什么生物,我的万化天眼一碰触到它,神能就会自动被弹开,根本无法对其进行分子层面的检测!”许卓心中嘀咕,只是,看了夏菱纱明媚的玉容一眼,便没有说破,免得给“病人”造成心理负担,影响到今后的生活。

任谁知道自己身患难治隐疾,估计以后也生活快乐不起来吧!夏菱纱如此明媚活泼的一个混血儿少女,许卓可不想其变成苦瓜脸,每天愁眉苦脸的。

“许卓哥哥,到了呢!”

正皱眉沉思间,夏菱纱甜甜糯糯的嗓音将他的注意力拉了回来,许卓抬头望去,就见到,是一家规模比较大的奔驰4S店,透过落地的玻璃窗,远远望去,展厅里展览着许多炫酷的豪车,轿车、敞篷的、SUV、商务车……各种车型都有。

“怎么?”许卓一愣。

“跟我来!”夏菱纱柔嫩的小手抓住了许卓的大手,触感滑腻,带着他便如小精灵一般蹦蹦跳跳朝展厅而去。至于小鹅儿,却是识趣地坐在车子里,并没有跟上来。她要为许卓和夏菱纱创造单独的空间嘛。至于保镖?她可是知道许卓的实力的,有许卓贴身保护,她放心得很。

刚刚一走进去,就迎面而来一名穿着职业套装,身材相当赞的年轻貌美`女销售经理,十分热情,客气,面挂温和笑容,将两人给请了进去。

“夏小姐,这就是您订的那辆SUV,昨天刚刚到货,一切手续已经办好,您随时可以提走!”那名姓唐的年轻女经理冲夏菱纱和许卓笑着说道。说话间,还双手奉上了一张名片给许卓。夏菱纱那边估计她早就给过了。

“怎么样?喜不喜欢?”夏菱纱指着那辆车,冲许卓说道。

“什么?”许卓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送给我的?这太贵重了吧!”心说你先前送我的小叶紫檀手串,这个人情我都没还呢,现在又送豪车?这是想用金钱攻势淹没我么?

“是啊,怎么样,喜不喜欢嘛!人家可是挑了好久,废了许多心思的!”夏菱纱眼睛眯成了月牙儿,相当甜美可爱,犹若惹人怜惜的小猫咪。

“喜欢!”许卓二话不说,当即点头道。这个时候,傻瓜都知道,不能说不喜欢了,否则,那就不仅仅是伤别人的心那么简单了。

再说,眼前的这辆车的确相当酷,这是一辆炫橙色的奔驰G级AMGSUV,足足有5.5T的动力,外形豪迈霸气,特别适合男人开!尤其是,边上一个牌子,十分醒目地标着价格:258.89万元!一般人家奋斗许多年,也买不起这么一辆车!但是,夏菱纱随意就送给了许卓,而且还似乎是特意为他而订的!

虽然许卓不是什么拜金的人,他也不缺钱,但是对方这份心意确实很难得。至少,从小到大,还没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主动给他送过礼物。而且一送就是这么昂贵的。嗯,许卓是有点受宠若惊。当然了,他还能保持冷静,并非那种被金钱一砸就主动献身的人。

“嗯嗯,只要你喜欢就成!来,我们试驾一番吧!”夏菱纱鼓动着许卓去体验一下车感。

但是许卓却摇了摇头,说道:“我驾照还有没拿到呢!”

“又没事的,就在这附近溜一圈,再说,我看你的车技已经相当娴熟了,不输于开了好些年车的老司机!”夏菱纱拉着他的胳膊说道。

两人正亲密谈话间,一个极为不和谐的声音传了过来,只听对方道:“我道我们的夏大小姐什么品位呢,原来是养了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小白脸!长得又不帅,值得你这般送豪车讨好吗?”

许卓定睛望去,只见是一个吊儿郎当的帅哥,那颜值么确实比许卓稍微要高那么一点点,但是,身材绝逼比不上许卓。皮肤也比不上。因为,许卓洗髓伐毛过好几次,肌肤早已没有瑕疵,论白里透红还要胜过许多女人,现在称其为小白脸也并不为过。

“要你管!”夏菱纱撇嘴,不屑一顾。这人她自然认识,是一个最近对她展开攻势的富二代,但夏菱纱根本看不上。怎奈对方老是死皮赖脸地跟在后面。今天不知道从哪儿听说她要来提车,便早早地等在4S店,万没有想到,夏菱纱买车根本不是自己开,也不是送给什么亲戚,而是送给一个小白脸。顿时就让这名大少极为不爽,立马跳了出来冷嘲热讽。

许卓虽然懒得跟这大少一般计较,但是却不想被人说成是吃软饭的,当即掏出银行卡递给那名姓唐的女销售经理,说道:“车款就刷我的卡吧!”

唐姓经理微微张了张小嘴,眼睛里透着些许惊诧,不过,很快就回过了神来,带着“歉然”的神色说道:“不好意思,许先生,车款夏小姐早已经付过了啊!”

那名吊儿郎当的大少见状,不由轻嗤一声,再次讥讽道:“装什么大尾巴狼,明知道车款已经付掉了,还假惺惺地拿出银行卡来!简直是笑死人了!这车要两百多万呢,你那张卡里有这么多的余额吗?”

这时,许卓和夏菱纱却不由异口同声地道:“有没有余额关你什么事!”

两人话一出口,顿时便感觉到异常的默契,不由相视一笑,却是全然未将那吊儿郎当的大少放在眼里。

对方气得不行,但是喘了几口气,却不怒反笑,眼睛斜睨,反驳道:“就算有余额,估计也是夏菱纱你给的吧!啧啧,还真不愧是小白脸啊!”最后这句,自然是冲着许卓说的,言语嘛,自然极为不善。

“不用管他,我们走!”夏菱纱撇嘴道,然后拉起许卓的手就朝往外走,边走边道,“唐小姐,这车你让人送到杭城医科大学去,到时候到了打许卓的就行!”

“那许先生的是……”唐小姐赶了上来。

夏菱纱朝许卓看了一眼,许卓无奈,只好报给这名经理,对方拿出很快记下,然后说一个小时之内准送到。

夏菱纱笑道:“不用这么急的,明天送也可以,今天我们可能不会回学校去了呢!”她好不容易将许卓约出来,晚上还有好多节目呢。

唐经理吐了吐舌头,心道,这两人还是大学生呃,真是出生好,万事不愁,想当年,我还是大学生的时候,每个周末都勤工俭学,这种几百万的车子,不要说买,简直摸都没有摸过呢!现在倒是有机会天天摸了,但是仍旧买不起,贷款也不行。她只能买这展厅里最便宜的车子,还是信用卡分期的。

不过,这名唐姓女经理羡慕许卓的同时,内心深处也隐隐有些鄙夷许卓,想法自然是跟那吊儿郎当的大少一样,觉得许卓是吃软饭的!

正在这时,一名身着唐装,走路十分悠闲的老人在几名工作人员的陪同下,慢悠悠从这家4S店的贵宾室走了出来,见到许卓和夏菱纱,不由面露欢喜,朗声打招呼道:“小许,夏小姐,想不到在这儿碰上你们两位!可真是巧了!”

“哟,是挺巧的!”夏菱纱一笑,随即问道,“老爷子也是来买车吗?还是做保养?”

这位老爷子却是黄炳福,杭城古玩界的大拿,身家也相当丰厚,是一位比较低调的隐形富豪吧!

黄炳福微微一笑,说道:“既不是买车,也不是做保养,只是这儿的老板是我的一个朋友,今天闲来无事,过来与他手谈几局!”

许卓和夏菱纱这才注意到,后面不远处跟来了一名中年男子,那名中年男子一出现,唐姓女经理便连忙迎了过去打招呼,态度十分恭敬,自然是这里的老板无疑。

“怎么,黄老哥,你朋友?”那名中年男子看了许卓和夏菱纱一眼,倒有几分诧异。心说黄炳福真个交游广阔啊,看他和这两个年轻人谈论的样子,明显是平辈论交之势,他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小友呢?不过,这两人如此年轻,就能和黄炳福如此熟络,既非亲戚,那一定来头十分惊人。

这4S店老板虽然也有些钱,但是,级别还未有到能和夏家攀上关系的份,所以上次夏家的酒会根本没有邀请他,他不认识夏菱纱也不足为奇。

黄炳福笑道:“正是我的两名小友。一个是古玩界和医术界的新秀,一个则是夏家的名门闺秀啊!”

“久仰久仰!”4S店老板立马套近乎。什么古玩界和医术界的新秀他并不知道,但是夏家的名头却是如雷贯耳,从这个角度来说,说“久仰”也并没有什么错。

那名吊儿郎当的大少这个时候还在一旁呢,见状,不由更加无趣地走远了一些,在展厅角落里的一个沙发上坐下,十分憋闷地喝咖啡。

几人闲聊一阵,那4S店老板还有事便打了个招呼先走了,黄炳福看了许卓一眼,笑着问道:“这么久不见,又有没有什么好货出手啊?”

他也就是随便一问,想着有货便看看能不能拿下来。没想到许卓还真点了点头,说道:“有不少!”

“什么?还有不少?!”黄炳福顿时连胡子都吹了起来,眼睛里更是隐隐透出兴奋之意,四周看了看,附近也只有展厅角落里的那圈沙发可以坐,而且也比较清静,便连忙拉着许卓走了过去,坐下。

夏菱纱自然跟上。

这下,那个吊儿郎当的大少颇有些不高兴了,心说本少爷到哪儿,你们就到哪儿是吧?本少爷真不想见到你们这对奸`夫`***啊!只是,看了一眼黄炳福和许卓神神秘秘的,他本来起身想走的,这时候却又坐了下来,心说,本少爷就坐在你们对面,看看你们想搞什么鬼!

曲阳县人民医院
华北石油廊坊矿区第一医院
白癜风医院四川哪家好
衡水治癫痫病最好的专家
天津白癜风怎么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