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四川杀子老人获释后去世存款老屋遭子女争抢

2019-12-04 16:15:5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四川杀子老人获释后去世 存款老屋遭子女争抢__腾讯

那是一座灰突突的木头平房,夹在两幢二层小楼中间。如今,木房的屋檐下卷着两块脏兮兮的塑料布,两孔窗户的18个窗格上,只剩3块玻璃。回到家的老人,最终没能迈过2015年的门槛。

在外人看来,死亡是天大的不幸,但在四川省邛崃市冉义镇斜江村的不少村民看来,老人能从这样的家中撒手而去,更像是解脱。黄茂生的老伴死得早,他一个人带6个娃娃,“挑烧石灰的石头卖,一担8分钱”。儿时玩伴早已开始安度晚年,这个身高不足1.6米的瘦老头儿,却依然是家里的顶梁柱。

请愿书写于2014年5月。当月11日,76岁的黄茂生从家里被警察带走,同时一个几乎令所有村民吃惊的消息也在村里传开:黄茂生一刀杀了自己的小儿子黄勇军。

后来面对警察,黄茂生回顾了事发当天的情景:39岁的黄勇军和往常一样醉醺醺地回来时,黄茂生没理他继续做饭。“你就整些这些……吃锤子啊你吃!”嫌菜不好的酒鬼边骂边把桌上的碗筷推到地上,破瓷碗摔得粉碎,酱油溅得到处都是,几块姜落在一边。

紧接着,两个耳光抡在了黄茂生脸上。本想上前跟小儿子理论的老父亲,“心慌了”,顺手掏出围裙口袋里的水果刀,“不晓得咋的”捅进了儿子的左胸。

“黄茂生总到村委会来,我们都去调解了好多次了。”村委会的书记员拿出调解记录,仅2014年就占了满满一页纸。他介绍,黄茂生祖孙俩经常被小儿子打出家门,摔烂碗筷不准吃饭的事情,在老人家里更是家常便饭。解决情况一栏里,“教育”、“交流”、“不准打骂、虐待父亲”等字眼,频频出现。

为了抚养小孙子,黄茂生在村里开了一间简陋的茶铺,每天收入不足10元。家境好的老伙伴们,常来黄茂生的茶铺打牌,每次留下1元桌钱,有时还送他些旧衣服。他们知道,黄茂生祖孙俩仅靠每人每月200元的低保过日子,很难。

黄茂生偶尔也会陪老伙伴们玩上几把,同时还得瞅着屋角煤炉上煮着的饭。更多的时候,老头儿给客人倒好茶水,自己坐在门口编筐,“编得很慢的,最大的筐子也只卖几元钱”。

原本充满欢笑的牌局,经常会被粗暴地打断。喝醉酒的小儿子动不动会掀牌桌,不仅如此,大儿子家二十几岁的大孙子也对爷爷动过手。“把他爷爷揪住摁地上打,我们喊,他才停。”老人们回忆。

面对父亲血染的尸体,常年穿着校服的瘦小的10岁男孩儿冷冰冰地说,“死得好。”他在外地打工的伯伯和姑姑们,从邻居那里得知父亲杀死了弟弟后,回答是“走不到(方言,没空)”。给他们打的村民回忆,那头的声音十分平静。

黄茂生被警察带走后,村委会牵头发起了联名请愿:“该死者(黄勇军)与黄茂生系父子关系,长期辱骂殴打虐待父亲,民愤极大,死有余辜,请求宽大处理。”

“该死,他爸爸是无意中杀了他的。” 修理铺外的几个老兄弟说,他们签字时纸上名单已有半页,若非如此,他们愿意第一个签名:“事实就是这样啊!”

不到一天,请愿书正反两面挤满了200余个名字,连纸边的留白都摁满了鲜红的手印。这封信由村委会递交公安局,又由公安局上交至法院,成为法官量刑时的参考。

老人则有自己的想法。“我想我老了,七十几了,我还要受娃娃折磨,我咋活得下去呦。”找出黄茂生生前在看守所的视频,屏幕上的老人抡着胳膊抹眼泪说。

与妹妹一样,他热情地留吃饭,特意抽出50块钱让老婆去买只甜皮鸭,然后有板有眼地说起不堪的姊妹,毫不低调地赞扬自己以一己之力赡养老父。

2014年9月24日,黄茂生杀子案在邛崃市人民法院第一次开庭审理。老人孤零零地站上被告席,颤颤巍巍地扶着栏杆,一下一下地吧咂着牙齿所剩无几的嘴,颤抖着用同一张纸擦着鼻子和口水,有点呆,不惊慌,不失望。

“当时我们做了很好的安保措施,以为那么多人签字,一定有很多人来。”法官回忆。出乎他意料的是,联名请愿的村民一个都没来,黄茂生的4个子女亦无一人到场,“听说是因为下雨没车”。

甚至在6次笔录的末尾,对“民警在询问你时有无侵犯你的合法权益”的例行提问,与通常回答“没有”不同,黄茂生6次都说:“没有,你们都对我好。”

在村委委员的描述中,这个“电视上的孝子”连父子10年前签订的赡养标准都没有兑现:“(儿子)每年给予父亲黄茂生粮食一百八十斤米,清油五斤,钱一百元整。”村委委员斩钉截铁:“完全是装的!他对他们老头儿不好!”

老人的代理律师说,苦了一辈子的黄老头不愿离开看守所,因为“这里有医生给他看病,狱警也很照顾他”,老人唯独放心不下独自留在老屋里的孙子。离开前,黄茂生一再念叨出去要给大伙买烟表示感谢,“我好烟买不起,买便宜的烟”。

他们从老人的户口本中发现的信息,印证了他们的猜测。老人早在2013年1月就悄悄立下遗嘱,将自己的3间老屋留给相依为命的小孙子,并明确写明所有子女不得干涉。

老人还在看守所里时,无人照顾的小孙子被暂时寄养在隔壁大伯家。一个月后,被送去西藏找妈妈时,早熟的孩子极不情愿:“我走了我大伯霸占我房子咋办?”

因为杀子事件,这“全村最破”的老屋也变成村里最知名的房子,成为一个又一个报道的背景。各种名头的轮番探望躺在屋里的老人、采访“恰好回来”的死者大哥,电视台的们则站在与相邻小楼对比鲜明的破旧木房前讲述杀子事件,谴责死者不孝。

“在的时候,都‘爸爸你喝水!’,一走就变样了。”理发店主冲拎着大包小包打门口路过的黄家人努努嘴,“他们那家人亲情淡,就钱看得重,但凡有一个管一管,老头儿都不至于那样。”

曾在黄茂生的茶铺组局打牌的老伙伴们,迅速组成了新牌局,欢笑之余,已经少有人愿意再提起老黄的故事。黄茂生的遗像挂在墙上,他的屋里堆满了大儿子装修房子买进的水泥。他的葬礼在巷子里草草了事,像他活着时一样,没什么人在意。

提起黄茂生,村民们数出一长串来过村里的媒体名字,然后奇怪地看着中国青年报:“人都死了你还问什么呢?”还有人在感慨之余会加上一句:“毕竟是人家自己的事,旁人不好说。”

唯一令他们津津乐道的是,看上去那么贫穷的黄老头儿,竟然有1.3万元存款。只是老人的存折没有密码,需要本人持身份证才能取钱。据村委委员说,得知此事的大儿子到村委会声称,自己可以背着已死的父亲去银行取款。大儿子到村委会那天是2014年12月30日,而他的父亲已在12月29日过世。

芯片
排球
电工电气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