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大泼猴 第两百四十三章:内讧

2020-01-13 18:27:0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大泼猴 第两百四十三章:内讧

“鸿门宴”是什么九头虫肯定不知道,但此时此刻“抛杯为号”是什么,九头虫便是再笨也能意会。

在妖怪当中,这九头虫算是大妖中的大妖,便是六妖王这种等级的存在遇着他也得靠边站。一直以来,他的行事风格也都是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因为他知道别人没办法拿他怎样。

可事总有例外的时候,例如天蓬元帅,例如眼前的这个美猴王。

当时天河水军在西牛贺州布下天罗地追缉遁逃的六妖王,他舍命出手撕开了防御救下六妖王。现在况变了,他自己身陷花果山的天罗地,城外的六妖王是否也会舍命相救呢?

对于这些个丧家犬一样的妖王,他是半点信心都没有,何况便是对方想救也未必救得了。要知道,在天河水军的计划中九头虫是意料之外,而在美猴王的计划中,六妖王则是意料之中。

他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了,从未有过的难看。

呆呆地坐了许久,他干笑两声道:“美猴王啊,你这花果山,该是耗了不小的心血吧。若是我在这里化出本相,便是被你擒住了,到时候这座妖城怕也是毁了吧。这样值得吗?”

“有什么值不值得的?”猴子反问道:“是你们逼到家门口,这值得与否,从来就不是我能选的。况且,怯战,不是我的风格。”

说罢,猴子看着九头虫淡淡道:“什么样的九死一生都走过了,难不成你以为,会在你们几个家伙面前孬了?哈哈哈哈。”

那爽朗的笑声在阁楼中渐渐回荡开来,九头虫默默地听着,以素面不改色。阁楼的四周,黑压压一大片的妖兵妖将地都攥紧了武器,紧张地喘着。

不远处的屋顶上,杨婵依旧与众妖将站在一起。

“现在怎么办?”

“继续等。”

……

城外的搜索队已经扩散出五里的距离。掘地三尺地搜。至于妖王们。早已经跑到二十里外去了。

“你说什么?那只猴子和你有宿怨?”牛魔王瞪大了眼睛。

其余的一众妖王也都微微一惊。

蛟魔王的目光紧张地在众妖王伸手来回滑动:“不是和我,是和我们!用小妖换来的金精你们谁没用了?不说我恶龙潭的那点事。你们在其他地方难道没干?当初增长天王都是大哥你介绍给我的。怎么就是我一个人和他有宿怨了?”

“所以他现在确实是在搜我们,要寻仇咯?”猕猴王挠挠头道。

“肯定是的。”蛟魔王眨巴着眼睛攥紧了拳头:“那只猴子我了解,当初他在恶龙潭完有办法自己离开,但他坚持战到后。这是仇恨。他不是想自己活下去那么简单。他肯定会找我们寻仇的!所以,所以我们不能去花果山!”

“稽之谈!”鹏魔王往前跨了一步,一只手已经攥紧了方天画戟,瞪着蛟魔王道:“肯定是你怕我们直接将你交出去才这么说的,自己惹下的事,凭什么要拉我们下水?”

一旁半蹲着的狮驼王也悄悄摸向了身旁的大刀。

“你什么意思?”蛟魔王惊恐地往后退了两步,指着鹏魔王声嘶力竭地呼喊道:“你是想把我交给他是吧?”

他望向了牛魔王。却现牛魔王保持了沉默,顿时整个怔住了。

半响,他眨巴着眼睛道:“我们,我们是兄弟。我所做的事都是为了我们,不是为了我一个人!”

“是兄弟也不是你干了什么事都要帮你扛。”鹏魔王又往前跨了一步,狮驼王则握着九环大刀一下站了起来。

正当此时,一直沉默的牛魔王混铁棒重重一顿,一众妖王都望向了他。

“老三,够了。说话要注意分寸。”他随意地迈了两步,刚好挡到鹏魔王与蛟魔王之间,对着鹏魔王轻声问道:“你真想跑过去当打手吗?”

见牛魔王已经挡在身前,鹏魔王这才悄悄松了松方天戟,冷冷道:“当打手我肯定是没兴趣的。眼下的形,该是九头虫都和盘托出了,不然那猴子怎么会知道我们在外面?往后想要有什么机会,怕是难了。与其如此,不如先进入花果山再伺机而动。”

好不容易稍稍镇定了些的蛟魔王气喘吁吁道:“进入花果山?你怎么就知道他会接纳你?”

“这花果山每日招兵买马,但凡来妖怪来投靠,都来者不拒,难不成还会拒绝我?”

“我觉得三哥说的在理。”狮驼王附和道。

“那你们就想错了。”蛟魔王歇斯底里地尖叫道:“那猴子我了解,他不会那么容易就算了的。”

“若是我们将你交出去当礼物以表诚意呢?”鹏魔王指着蛟魔王叱喝道:“我了解我了解,别以为你恶龙潭那档子破事我不知道。你要真那么了解那猴子,就不会被他摆了一道了!”

这一句话下去,蛟魔王顿时脸色紫:“我那是为了自己吗?如果不是为了操持恶龙潭的买卖我用的着得罪他?凭什么每次换了金精要入总账和你们平分,到头来有祸却要我来背?别忘了当初恶龙潭是所有里面收益高的,你吃的丹药里难道就没有恶龙潭的金精买的?妈的,以前对我鬼死那么热,自从我恶龙潭出事,你什么时候给过我好脸色看了?我他妈忍你很久了!”

说罢,蛟魔王豁出去般卷起袖子就是一副要动手的样子。实力比他强的鹏魔王自然也不甘示弱,一柄方天戟已经举到了身前。

“好了,都给我住口!都当我死了不成?”站在正中的牛魔王忽然暴喝道。

这一声暴喝之下,鹏魔王侧过脸去不再看蛟魔王。蛟魔王似乎还想说什么,微微张了张口却又不甘心地咽了回去。

那身躯止不住地颤抖。

争吵的两个妖王终于安静了下来。

稍稍沉默了一下,牛魔王缓缓道:“为今之计,是该想想接下来的路怎么走。九头虫看形已经和花果山走到一起去了,难不成就剩下我们六个,还非得闹个内讧不成?”

“有什么可想的?”鹏魔王冷哼一声道:“九头虫投靠花果山了,我们就回去杀了万圣龙王和万圣公主撒气呗。”

这一句话下去,牛魔王的那一双牛眼顿时瞪得老大了,怒道:“你说什么?若不是万圣龙王,咱都得死在西牛贺州,你就准备这样报答他?”

“那是九头虫救了我们,不是那条老龙救了我们。九头虫狂妄,若不是看他还有两下子兴许能帮得上忙,我们早杀他了。现在人都已经投靠花果山了,还有什么面可讲?”

只见牛魔王嘴角一阵抽搐,牛鼻瞬间狂喷出一阵浓烟,暴喝道:“我宰了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

他拽起混铁棒就要朝鹏魔王冲过去,站在身旁的猕猴王与狱狨王一阵惊恐,连忙挡住。

“大哥,息怒!息怒!”

“三哥,你当真是过了,给大哥道个歉!”

“是啊,三哥,你赶紧道个歉!”

蛟魔王却指着鹏魔王起哄道:“你们放开大哥,这种忘恩负义的家伙就该打死了了事!”

话音未落,只见鹏魔王冷眼瞪了过去,那蛟魔王连忙闭上嘴巴。

见牛魔王怒不可遏,鹏魔王只得躬身拱手,不不愿地低声道:“大哥,我错了。”

到此时,牛魔王才缓缓放下混铁棒,只是那呼吸依旧急促,感觉并未消气,只是扭过头去不看鹏魔王。

远处已经能清楚地看到几只妖怪正拍打着肉翼朝这边搜索了。

努了努嘴,鹏魔王又冷冷瞧了一眼蛟魔王道:“大哥,我歉是道了。但现在事可还没解决,我们是该怎么做?”

“先回去!”还在气头上的牛魔王混铁棒重重一顿,迈开脚步朝着花果山外围走去。

那蛟魔王恐惧地瞧了不远处的鹏魔王一眼,也赶紧步跟上。

转眼间,原地就只剩下鹏魔王和狮驼王了。

“现在怎么办?”狮驼王问。

“能怎么办?老牛不肯把那条泥鳅交出去我们去花果山就是送死。走一步算一步吧。”

说罢,也朝着牛魔王离去的方向跟了上去。

……

待到黄昏时分,一身戎装的杨婵悄悄推开了猴子会客厅的门,一步步走到猴子身侧跪坐到蒲团上。

“他们走了?”猴子问。

“对,已经确定离开了花果山范围。”杨婵淡淡地看了一眼九头虫道:“似乎,当中还生了一点争执。”

这一说,九头虫顿时松了口气。

虽然打从心底鄙视那六妖王,可是若是他们真的来救,怕是自己死得。

稍稍缓了缓,他叹道:“我说了我和他们关系不深,若不是岳父大人开口,谁会去救那些家伙。这次也是他们拉我过来的,现在警戒可以解除了?”

“还不行。”猴子直截了当地答道。

“为什么?你还不信我?”

“将信将疑。谨慎点,总不会是坏事。”

“我越来越不喜欢你了。”九头虫道。

射阳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邱县妇幼保健院预约挂号
贵州比较好的男科医院
郑州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乌鲁木齐牛皮癣医院排行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