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凰尊九天第一百二十五章翰月皇后

2020-01-25 18:17:1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凰尊九天 第一百二十五章 翰月皇后

章节名:第一百二十五章翰月皇后

他忽然起身,踱步到窗前,抬头看向窗外的天空,轻声叹息,“柔儿,朕想来陪你,却始终放不下我翰月的天下,朕究竟还要等待多久?太子那个孩子,中规中矩,行事中庸,目光短浅,守成尚可,却难负重任!朕怕朕一旦不在,翰月这四大国之首的地位,岌岌可危啊!”

“柔儿,你再多等等朕罢!”

御书房外。

听见门外侍卫的请安声,规行矩步的太子终于抬头,一张儒雅俊美的脸尚带着独属于少年的青稚,那双带着上位者的倨傲却显得颇为严肃的眼却让他稍微成熟了几分。

若不是他此时眉目间的那份激动雀跃,这样的一个少年却是有几分阴郁的,太过拘谨。

就好像一切都是按照既定的轨迹行走,一言一行甚至是眼神都被他自己框架在一个模版之中。

他声音带着几分刻意的低沉,沉声道:“免礼。”

便踏步朝外走去。

直到身后再没有人看到他,少年忽然加快了脚步,只是没走几步,又瞬间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一步一踱的缓缓走出御书房所在的宫门之外。

宫门外,一众侍从见到太子,赶紧纷纷跪伏在地,行礼请安:“太子万福金安!”

十数个侍从从下跪到行礼,竟然没有一个动作不一致。

“起吧!摆驾栖凤宫!本宫要去见母后!”太子满意的看着自己行止有度礼仪完美的侍从,在一种侍从的簇拥下坐上御辇,朝着栖凤宫而去。

栖凤宫。

“你说什么!”一袭明黄凤袍的皇后猛地一掌拍在金楠木材质的茶几之上,泛着耀眼冷光的宝石护甲在茶几上划出尖锐刺耳的声音,然后竟“咔嚓”一声断裂。

身着明黄凤袍的女子此时脸色阴郁,目光带着滔天的怒火和杀机,原本端庄秀丽的容颜此时十分扭曲,神色震惊而不敢置信。

“你说那个小贱人竟然还没有死!她竟然还回到了翰月国内!竟然还在本宫的眼皮子底下活的好好的!”

她每问一句眼中的怒火便更盛一分,神色也愈加扭曲。

那副模样,再无素日的高贵端庄雍容华贵,竟是说不出的阴鸷狠戾。

“回……回……回娘娘……是……是……”那回禀的侍从已经吓得身如抖糠。

他此时恨不得把头钻进地下,以求在皇后如此盛怒之下抱住自己的脑袋!

“好好好!”皇后显然是怒极反笑,她指着地上跪伏颤抖的侍从眼神狠戾得渗人,“本宫叫你们替本宫办的事,你们就这般阳奉阴违敷衍了事!这就是你们回禀的她已经身死,绝无生还可能?看来本宫真是待你们太过仁慈,你们才胆敢如此欺瞒本宫!”

皇后突然尖声喝斥:“来人呀!把他给本宫拉下去,剁了喂狗!”

“饶命!皇后……皇后娘娘饶命啊!娘娘饶命啊!小的并不知情啊!娘娘,娘娘……”

侍从此时已经惊恐得凄声尖叫起来,拼命的磕头求饶,天知道他只不过一个小小的洒扫侍从,一个月前才被那位公公看中提拨上来伺候皇后娘娘,他还一心以为遇到了好人,如此提拨自己,竟然将如此好前程拱手相让,说是自己像他失散多年的弟弟,而后那位公公神秘失踪他还伤心了很久,如今才知这里竟然是个万丈深渊,进一步就是地狱之门!

他其实根本就不知道那个还活着的是谁,又是谁阳奉阴违胆敢欺瞒皇后,他只知道他此时怕是就要如此莫名死去!

他这一瞬间简直恨死了那个把他一手推入地狱的人!

原来,这宫里,从来就没有真心!可笑他如此天真!

只是,待他此时醒悟,却已然晚了!

皇后的话音刚落,便有两道暗影瞬间出现,将那侍从直接拖走。

“母后,母后……”一个独属于少年微带尖利的声音欢快的接近。

面容扭曲的皇后顿时怔了怔,立刻吩咐贴身侍婢,“快,还不快给本宫整理一下仪容!太子来了怎么不报!真是该死!等太子走了再收拾你们!”

在太子面前,她从来都是那个端庄高贵的皇后,怎会容许自己有一分污点。

因为那不仅是她的儿子,还是她日后的依靠和一辈子的仰仗!

皇后赶紧就着侍婢恭敬捧来的铜镜照了照自己秀丽的容颜,又抬手抚了抚发髻,调整了下凤钗长簪。

这才放心的挥手让侍婢赶紧退下收拾好,敛容端坐于凤座之上,端着侍婢新奉上的香茗,小口小口的轻抿着,显得格外优雅高贵,连着捏起杯盖翘起的兰花指的弧度也美丽得毫无瑕疵。

片刻后,一袭明黄蟒袍的少年咚咚的冲了进来,一脸兴奋的大笑道:“母后,母后!你知道吗?父皇他说他……”

“皇儿!”皇后轻缓端庄的声音四平八稳的响起,带着不容违逆的威严:“母后跟你说了多少次,要自持身份,行事一定要稳重威严,不可有任何有失身份的举动。”

太子立刻收敛了笑容,收回了步子,正装敛容,一脸的严肃,这才躬身行礼:“儿臣见过母后!儿臣方才唐突了!”

“嗯。”皇后这才满意的抿唇一笑,语气瞬间温和了下来,对着太子温柔的招了招手,道:“来,皇儿,过来,与母后说说,方才为何这般高兴?让母后也一起高兴高兴!”

“是!母后!”太子立刻露出了丝笑意,不过片刻又隐了下去,他知道母后最喜欢他喜怒不形于色,每时每刻都维持太子的尊贵威严形象,他也一直是这样做的。

太子微微吸了口气,缓步走上前,在皇后旁边的位置坐下,这才道:“是父皇说,只要儿臣这次好好办差,父皇便让儿臣殿前行走,同督国政!”

说着,他的眼底浮现出掩饰不住的兴奋和笑意。

这么久终于被父皇认可,一旦他上殿,便再也不是如今这般只空有头衔的太子,而是等于要诏告天下,他这个太子已经被父皇认可了能力,已经可以拥有自己的势力,处理朝政,参与政事,真正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权利,便在唾手可得之处,这让他如何不高兴!

“当真!”皇后恍然出声,声音也带着不可抑止的颤抖,她猛地抓住太子的手臂,力道大得惊人,“你父皇……当真这般说吗?”

她的眼里,已经泛起盈盈泪光。

似乎,问的,又不止是这个。

眼底,有着另一种异样的期待。“嘶”太子被尖锐的护甲刺得一痛,同时亦被皇后的失态一惊,顿时惊呼,“母后!”

“娘娘,太子被抓疼了,您就是再高兴,也不能伤着太子了啊,不然回头您自己又该自责心疼了!”皇后的贴身嬷嬷忽然伸手轻轻扶了扶皇后抓住太子的那只手,眼神里带着微微的提醒之意,笑的温柔和蔼。

“啊,是本宫失态了!”皇后给嬷嬷投去一个赞赏的目光,顿时恢复了过来,随即一脸心疼的捧起太子的手臂,急切的问道:“皇儿,可是哪里疼了?是母后不好!都怪母后方才一时太激动太高兴,就……母后真是……”

说着竟然哀声低泣起来。

“母后,儿臣无事!”太子见皇后如此自责,本就没有怪责自己母后的他顿时急忙安慰道,“母后不必担心,无事的,母后没有抓疼儿臣,儿臣可是三阶原师,母后难道忘了吗?”

其实他心里也有些疑惑,文文弱弱的母后怎么会抓头自己?自己明明是三阶原师!就单单是肉身本身就应该比身为普通人的母后要强上不知道几倍!

不过此时他倒没有去深究这些,只一心想要安慰好自责的皇后,挥着那只还在隐隐作疼的手臂道:“母后,你看,儿臣好着呢,无事!儿臣只是看母后那般激动,有点……呃,有点吃惊而已。”

“真的不疼?”见太子忙不迭的点头,皇后这才破涕为笑,水盈盈的双眼显得格外美丽温柔,“没有抓疼才好,不然母后该狠狠打自己一下了,疼在儿身,也是疼在娘心。”

“母后……”太子十分感动的微微红了眼眶。

在这宫中,有几个女子如同母后这般如此爱着自己的孩子?

他,很幸运有这般的母后。

“娘娘,快别哭了,您看您都快把太子吓着了!您方才也是为太子高兴,太子能不知晓么?太子一向可是最为孝顺不过的,您啊,快别担心那些有的没的。”

老嬷嬷赶紧不着痕迹的奉承了一句。

皇后这才拿起帕子拭了拭眼角,点点头,温柔一笑,心中平静了下来,这才继续问道:“皇儿,你还未曾说完,你父皇,他可是真的下旨了?”

“未曾下旨,不过父皇亲口下的口谕,不会有错。”太子忙点头,见母后不再垂泪,他大大松了一口气,他最怕的就是母后伤心落泪了。皇后闻言似乎怔了怔,眼神有些恍惚,不知是想到了什么,半响才勉强扬起唇角,“好,好好,我皇儿长大了!”

是啊,皇儿都长大了,你却再也不来看我了。

难道我真的做错了吗?

不!本宫绝不会有错!

纵使有错,也是那起子胆敢勾引皇上的狐媚子的错!

渭南市蒲城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重庆三峡中心医院儿童分院预约挂号
阜阳牛皮癣十佳医院
珠海什么医院能治白癜风
湖北有治牛皮癣医院没
分享到: